汉森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资讯>汉森新闻

科技日报:对待传统中医药应科学客观

 

2013年06月07日   来源: 科技日报 作者: 滕继濮

 

图/CFP

    ■ 将新闻进行到底

    嘉  宾:柳长华

    中国中医科学院医史文献研究所所长

    房书亭

    中国中药协会会长

    张世臣

    中国中药协会副会长

    沈志祥

    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会长

    徐荣谦

    中医儿科专家 东直门医院儿科主任医师

    从云南白药含乌头碱到汉森制药的四磨汤含槟榔,再到同仁堂牛黄千金散、小儿至宝丸所谓的汞超标,近期国内中药制药行业可谓风声鹤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接连中招的是国内中成药制药的百年老字号企业和行业旗舰企业,被质疑的几乎都是深入百姓人心,使用了多年甚至几代人、中药企业的镇店之宝招牌药品。

    目前似乎正逐渐的淡出大众的关注,但是整个中医药行业却不敢稍存侥幸心态,不敢在风波过后稍有怠懈之心;相反,从中医药行业到旗舰企业,都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寻找问题根结,正视现实环境,做好分内之事,发出业界声音。

    不能单以药品成分下结论

    科技日报:此次风波迭起,起因都在相关药品里含有某种成分,而这些成分又对人体有害甚至致癌:乌头碱或者槟榔或者汞,不一而足。那么,如何正确看待这些药品里的成分?

    柳长华:是单纯的把它们作为一个化学分子看待,还是当作某种植物或矿物质的一个有机整体看待?如果单纯当成一个化学分子来看待,那药就成了毒,剧毒!而当成一个有机整体看待,它就是药,好药!

    这看似一个特别不值一争的问题,就像喝水,人口渴了喝水,喝水而已,谁也也不会想喝下去的是H2和O两种分子!但是具体到中医药行业,这么简单的不值一争问题,怎么就演变成了引起行业震动,百姓疑惑的一个重大问题?是几千年的传统文化瑰宝,中医药错了还是认知错位?

    沈志祥:单以药品成分论,中药不但质量堪忧甚至说是毒药也不为过,但是这显然是荒谬的。有句古话形容庸医: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所有中国人都听得懂的一句俗话,反映了中医药对人体认识的整体论、平衡论、和谐相处论。头痛时中医可能去医的却是脚,中国人一点不为怪。但是在西医学评价体系来看,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头痛割脚,那才叫庸医!截然不同的两种疾病观用药观,硬生生用一种观念去套用另一种观念,它怎么也合适不了!中西医原本是两个维度,有不同的用药标准和衡量体系,用纯西医的维度来衡量中医药是不公平不客观的,更是不科学的。

    中药用药到底安全吗?

    科技日报:一时间百姓会发懵,这么多年来,生了病我们不是服中药却是服剧毒吗?可是为什么没中毒死,病却好了?以后这些药还能服用吗?

    徐荣谦:自己从事儿科门诊几十年,从临床上没有发现过儿科中药中成药有重金属中毒现象,同时没有看到过医学杂志的相关报道。

    中药的丸、散、膏、丹的配方配伍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事情,各配方配伍经历了多少代人的服用使用,从几千年的发展到逐渐的完善改进,已达到精粹。处方的改动改变是一个非常严谨严肃的问题,不能风波一起就封杀某种药材,从处方里削减甚至撤掉某种药材,这本身就是轻率的不科学不客观的行为。

    张世臣:对于朱砂是否有毒,这一争论在中医界已有1000多年,李时珍在《本草纲目》总结到“丹砂性寒而无毒,入火则热而有毒”。从化学角度,朱砂又名硫化汞,属于共价化合物,溶解度低,很难被人体吸收,而真正有毒的其实是游离汞。中药使用朱砂,炮制方法是“水飞法”,即球磨机磨碎朱砂过程中加水,避免温度过高而分解产生游离汞。

    化学测汞采用的是原子吸收法,不论是不是游离汞,朱砂中所有汞成分就完全被测出来了。用化学药的方法来评价中药,是不合理的。

    柳长华:2002年凤凰卫视记者刘海若在英国遇到火车出轨意外事件,经英国医院抢救后被判定脑死亡,西医西药无力回天,其家人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转而回国求助中医,在国内医生的会诊和精心医治下,刘海若一步一步恢复了健康,并重返主播岗位。其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就是“安宫牛黄丸”等中药产品。

    安宫牛黄丸含有朱砂和雄黄,这些成分在西医看来就是违禁的,可恰恰是这些在他们看来违禁的毒素医治了身体的疾病。

    房书亭:治疗疾病的实质是祛除致病因素,调整人体机能。然而祛邪之法用之得当,方能除病;用之不当,反而戕害正气。因此,必须权衡所感病邪之轻重、深浅,并根据药性的峻猛程度,亦即大毒、常毒、小毒、无毒之分,决定方药的轻重、大小。攻邪不可过剂,应留有余地。药物只是在病邪炽盛时用以顿挫其势的一种手段,一旦病邪已衰,即当停止用药。特别是作用猛烈的药物,使用时更宜恰到好处,以除病而不伤正为度。在用药物攻邪的同时,还应结合食疗,随五脏所宜而进食谷肉果菜等食品,以扶助正气,尽其余病。这样,就能最大限度地保存正气,消除病邪,收到良好的疗效。

    中医药发展到现在,更是作到与时俱进,GMP流水线发展,从1995年全国只有两三个,到目前已成为中成药的常规化运用,各种检测手段和技术水平,得到长足发展。中药注射剂的不良反应率是西药注射剂的1/10,这个数据是在多年临床验证后,中西医医学界共同认可的客观数据。从古至今,中国中医药人历来重视中药中成药的安全性问题。

    让消费者自己作出理性判断

    科技日报:如此氛围下的中药真的是一无是处吗?该如何看待此次风波?

    沈志祥:经此波折,如果中国中医药行业能够真正发出自己的业界声音;真正把中药行业标准堂堂正正树立在与西医行业同一评价体系水平线上,达成平等相对的多元评价体系;能够在产业政策支持,百姓科普认知等多方面得以较大提升,那么,这次风波对中国中医药行业来讲,就是塞翁失马,祸福相倚,短暂的打击赢得长足的进步和发展,值得!

    张世臣:这些貌似无意掀起的风波,貌似公允的评论,一次次将中国传统中医药推向百口莫辩,横竖都是错的被动地位,且不管它是国际不正当竞争的结果,还是资本市场推手的翻云覆雨,如何在被妖魔化的氛围中突围,任何不再被动挨打,如何坚持自己几千年的行业标准,如何发出自己的声音,如何从机制方面,产业政策方面来争取和努力,如何从传统医学里发扬光大,这对中国中医药行业是个考验,龙门一跃,成龙成凤,让我们期待!

    房书亭:信息社会,风波骤起时固然惊世骇俗掀起千层巨浪,风波乍去亦如风卷残云只留一地鸡毛。留下的只有消费者一知半解的迷惑,整个行业的受伤和旗舰企业的无奈。

    如何努力把中药行业标准与西药行业标准二维化多元论,堂堂正正的确立于双方的竞争市场,规避再次陷入被动;如何在百姓中普及中药科普知识,提高消费者对中药中成药的认知水平,让消费者能够自己作出理性判断,不再人云亦云或者被迷惑被疑惑,这应该是整个行业和企业需要努力的方向。任重道远,让我们共同努力。

来源:

科技日报:http://www.stdaily.com/kjrb/content/2013-06/07/content_611196.htm 

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